动态分类

乌贼之贼

  • 分类:海洋动物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1-14 11:59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乌贼不是鱼。就像竹子不是树。

乌贼之贼

【概要描述】  乌贼不是鱼。就像竹子不是树。

  • 分类:海洋动物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1-14 11:59
  • 访问量:0
详情

  乌贼不是鱼。就像竹子不是树。

  乌贼是海里的无脊椎动物。没错,所谓无脊椎就是软体的动物吧。头一个把墨鱼唤作乌贼的人,一定是持着阴暗的偏见。怎么就是贼啦?为何不叫它乌龙、乌虎、乌豹,而偏偏叫乌贼呢?

  乌贼就乌贼吧,倒也不一定是贬义。譬如,形容美女眼睛有神,就说“那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贼亮贼亮”。形容天气寒冷,就说“天贼冷贼冷的,咳嗽一声都能冻成冰溜子”。这里的“贼亮”和“贼冷”,无非夸张一些,强化语气,渲染气氛,有“特别”的意思,和作案的贼似乎没有一点关系。

  我倒觉得乌贼的贼叫得有劲儿、上口、响亮。事实上,乌贼的贼,是一种智慧呢。

  乌贼的身体像个造型怪异的口袋,内部器官如肝脏、肾、肺、肠子,统统都在口袋里装着呢。眼睛叽里咕噜转动的短短的脑袋则像口袋的塞子。而触手,等等,我掰着手指头数数,一、二、三……好家伙,整整十条触手,居然都长在头顶呢。触手的内侧均有吸盘,吸盘具有一种强劲的魔力,抓鱼捉虾鲜有失手。它的腹部有一个漏斗般的管子,那是它的运动器官。游泳时,它尾部向前,头和触手紧贴成一条长带,肌肉一收缩,把进入漏斗的水猛地喷出来,由此产生极大的作用力,一弹一弹,推动身体快速前进。据说,科学家就是从乌贼的运动方式中获得灵感,设计和制造出了喷气飞机、喷气船和火箭。

  乌贼的墨囊很发达,能制造出墨汁,但贮满墨囊要很长时间。如遇敌害,不是万不得已,它也不会轻易喷出墨汁,而是掩身潜逃的。乌贼可以连续喷出五六次墨汁烟幕弹,迅速把海水染黑,雾幕可以持续十几分钟不散。

  二战时期,美军频频使用的烟幕弹就是乌贼喷墨汁雾幕的原理吧。遇有险情,啪地喷出烟幕,给敌方造成麻烦——瞬间的黑暗可以令他们晕头转向,陷入迷阵。没有时间自己创造时间,没有机会自己创造机会,逃生高于一切。——这就是乌贼的逻辑。

  乌贼墨汁含有麻醉剂,可麻痹天敌的嗅觉,还能麻醉小鱼小虾等猎物,乘机擒之,亦为美餐。

  乌贼的肉、蛋、脊骨均可入中药。乌贼墨汁是制作黑色食品的好材料。西班牙黑色海鲜饭就是用乌贼的墨汁烹制的。据说,在日本,墨鱼汁比萨、面条、饺子、拉面、面包等美品备受欢迎。

  早年间,舟山群岛海域曾是中国最大的乌贼繁殖集聚区。说起乌贼,老辈渔民会有讲不完的故事。一般而言,乌贼多的海域必有抹香鲸。旧时,常有渔民在舟山海域捞到龙涎香的传闻。那是类似大型水母的块状物,漂在海面上。也有渔民在某个小岛发现过被冲上岛礁的龙涎香。

  龙涎香,多么文雅的叫法啊!其实,那不过就是抹香鲸吃掉乌贼后的排泄物。这东西可以用作香水的原料,价格昂贵,高品质的龙涎香价格等同黄金。有的龙涎香块重达100公斤。我在想,许多人前往舟山群岛,说不定都有一个秘而不宣的心理——碰碰运气,若捞到两三块龙涎香的话,就赚大了。

  抹香鲸是大王乌贼的天敌。大王乌贼样子有点恐怖,它一般生活在大洋深处,个头长达十七八米,竖立起来的话像一座形状怪异的岛礁。触手伸出水面,越伸越高,能把桅杆顶端的旗子“咔嚓”一下撕扯下来,能把木船“咕咚”一声拖进海底。

  面对性格生猛的大王乌贼,抹香鲸的每一次捕猎都不会轻易得手。它被大王乌贼搞得伤痕累累,有的反而会被大王乌贼猎杀。大王乌贼并非光会喷射墨汁,它其实还有致命的一招儿——出其不意地弹出触手,死死缠住抹香鲸的呼吸孔,令它窒息毙命。

  同抹香鲸相比,或许海豚是更狡猾的天敌。据说,海豚喜欢吃乌贼头。有时,一只海豚一天能吃掉几百个乌贼头。乌贼不是有墨汁烟幕弹吗?海豚是怎么近前的呢?是的,当乌贼遇到海豚时,便会拼命逃之。海豚哪里肯放过呢——紧追不舍。当乌贼无法摆脱强敌时,就会立即喷射墨汁,自己在黑色的雾幕中躲藏起来。然而,狡猾的海豚并不急于找到对手,而是冲出雾幕之外,静静观察,等到雾幕散去,乌贼现出身影,海豚便狠命扑上去,咬住乌贼的头。咔咔咔!吞进肚里了。

  除了吃乌贼头,海豚对乌贼的身体及触手理都不理,扬长而去。真是不可思议——身上的肉和软软的触手不是更好吃吗?可是,不,海豚只吃头。

  大海风平浪静时,乌贼喜欢在海面上漂浮,无忧无虑,晒太阳的感觉,真好!然而,渔民出海时,也偶尔会看到海面上漂浮着无头的乌贼残体。那一定是在大海的某个地方,刚刚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而结果对于乌贼来说,注定是悲剧。

  舟山群岛的朋友阿彪告诉我,一只乌贼能产两三百粒蛋。它通常把一串串的蛋产在珊瑚礁上或海藻上,就像一串串晶莹的葡萄,粒粒饱满,随海水荡来荡去。渔民就是利用乌贼这一特性,把一些树枝或者稻草捆成一束一束的,投入海中,引诱乌贼来产蛋。

  早年间,每逢乌贼汛期,金鸡山岛以北的里泗礁和外泗礁海域,是乌贼最喜欢产蛋繁殖的区域。此外,舟山群岛的黄兴岛有个叫南岙的月环形的避风湾,乌贼也极多。

  据老辈渔民回忆,“贼汛”一到,南岙里的乌贼乌央乌央的,引来抹香鲸和海豚也争相食之。瞧瞧吧,海面上鸥鸟翔聚,鸟群像风中飘动的黑布,时而遮住了天空,时而盖住海湾。为了繁殖后代,乌贼滚滚而来,哪怕有再多的危险。海湾,以往平静的海湾,像烧开了水一样翻滚沸腾。渔民的小舢板划进南岙都很困难——乌贼多得甚至连桨都划不动。一个“贼汛”下来,一个渔民可以捕150余担乌贼,真是累得手都软了。

  我有些不解,大海如此之大,为何乌贼都挤到南岙的避风湾里来产蛋呢?阿彪说,因为此处岙口朝南,湾流平缓,日晒充足,水温适宜。另外,岙里海水中鱼虾、海藻、微生物等丰富,这里自然就成了乌贼最理想的产蛋场所。我听得瞪大了眼睛。

  阿彪从小在嵊泗水产大院长大。他说,他的童年弥漫着海腥味儿。由于那时没有冷冻设施,渔民把一担担的乌贼担进水产大院后,家属就要赶紧剖鲞,即剔除内脏,放出墨汁,制成乌贼干。他一放学丢下书包,就帮妈妈剖乌贼制鱼鲞。飞溅的墨汁每天都能接好几桶。阿彪感叹,那时乌贼随手捞,大院晒满鱼鲞。妈妈是大院里劈鲞能手,劈鲞数量无人能比。那把鲞刀锋利无比,手起刀落,快如迅雷。她每天能劈上千条鱼鲞,白花花的鱼鲞挂满架杆,一架连着一架,密密麻麻,场面甚是壮观。

  可是近年来,那种场面再也见不到了。水产大院也成了蛇蝎乱窜、荒草连天的地方。此时,阿彪望着大海里的帆影,眼里充满忧伤。

  乌贼,都去哪里啦?

  海洋,原本不是荒芜,不是冷清,不是一片寂寥的呀?

  海洋,是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海洋里的生物种类甚至超过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海洋,创造了暖流,创造了风,创造了雨,也创造了生命。但是,今天它自己却出了问题。或许,海洋的问题,不是它自己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无边的欲望会毁灭一切吗?

  乌贼非贼,亦非鱼,却偏偏叫墨鱼、墨斗鱼。它长相粗鄙、丑陋,不怎么讨人喜欢,但它的昨天和今天却带给我们重要的启示。

  在某种意义上说,乌贼,奋力喷出的墨汁或许不是雾幕,而是一个警告的信号。生态是个整体,生态与每个生命息息相关。从海藻、微生物、小虾、小鱼、乌贼、海豚、抹香鲸……直至人类,都有一根看不见的线连着呢。

  海明威说:“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一个人必须是这世界上最坚固的岛屿,然后才能成为大陆的一部分。”

  从生态的角度,该怎样理解海明威的这句话呢?——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内容

秦岭站,崛起于冰原
查看详情 白箭头 黑箭头
珊瑚航线:水上客机的谢幕演出
查看详情 白箭头 黑箭头
中国大洋83航次预计“蛟龙号”下潜46潜次
查看详情 白箭头 黑箭头
LONGO CUSTOMS SERVICE

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关注我们

留言应用名称:
客户留言
描述:
验证码

Copyright© 2021 - 2025 | 海洋欢乐谷 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 鲁ICP备07502856号 | 中企动力  青岛  | 海洋欢乐谷.中国 | 海洋欢乐谷.cn | 海洋欢乐谷.net | 海洋欢乐谷.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