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洋科教 -> [海洋魅力之星] -> 访中科院海洋所所长孙松:海洋科技60年,从零开始的飞跃

访中科院海洋所所长孙松:海洋科技60年,从零开始的飞跃

作者:廖洋来源:中国科学报 日期:2014年7月28日 09:00

进入21世纪,人类社会在空间、资源、环境、技术、产业等方面,对海洋提出了新的要求,谁抢占了海洋科技的制高点,谁就率先占领了海洋空间,谁就控制了未来的战略资源。强国必须强海,强海要依靠高科技。

 

近日,就中国海洋科技60年走出的自主创新发展道路,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所长孙松接受了《科学时报》记者专访。

 

《科学时报》:谁抢占了海洋,谁就占领了整个世界。通常人们用这句话来说明海洋的重要性,对此你如何理解?

 

孙松:海洋占地球表面积的71%,这片广袤的海域蕴藏着丰富的资源,对人类生存发展起着巨大的调节作用,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从世界各国的发展现状看,发达国家往往都是海洋科研实力强大的国家。

 

海洋科学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学科,自然界的很多现象仅在海洋发生。海洋科学不仅在地球系统科学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在解决人类面临的环境、资源及维护国家安全等问题上同样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探索、认识、开发和利用海洋意识的不断提高,海洋科学有可能成为带动科技发展的引擎之一。

 

从人类生存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说,随着陆地资源的逐渐枯竭,人类必须且必将寻找新的战略性资源。海洋是地球上未被充分开发利用的最后疆土,这里蕴藏着巨大的生物、矿产、油气等资源。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求,使得我们一定会走向海洋,不仅仅是近海或浅海,更重要的是大洋和深海。人类对深海和大洋的研究不足5%,就是说还有95%的地方人类从未涉足过。在人类成功登月、释放探测器对火星、金星深入探测的当今世界,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其实我们对海洋的了解还不如对外层空间的了解。但是能源、食物、气候变化、生存空间拓展等问题更多的还是要倚赖地球上的资源,所以对海洋的探索、研究与开发显得尤为重要。

 

《科学时报》:应该如何发展海洋科技?

 

孙松:对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和保护,海洋科技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科学家应该做好两个方面的工作:一是探索海洋奥秘、研究海洋规律,看看它们是什么、在哪儿,特征是什么,是否能够加以利用以及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二是思索从技术层面上如何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其中更重要的是如何保护海洋资源,使其能够可持续利用。因此,一定要懂得它们的规律、演化等,从整体上进行统筹规划。

 

目前,世界上沿海国家均把开发海洋定为基本国策,竞相制定海洋科技开发规划战略规划等,把发展海洋科技摆在向海洋进军的首要位置来对待。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海洋科学起步较晚,加之投入不足,与世界先进国家,特别是美国相比,在研究水平和科学开发利用上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我国海洋科学现状已引起国家高度重视,但研究多处于跟踪阶段,创新海洋认识理论和引领世界海洋科学发展的基础和能力还不够,但我们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我国对海洋的投入大幅度提高,海洋基础能力建设不断增强,人才队伍不断壮大,对海洋的探索也不断深入。从近海走向大洋、从浅海走向深海的战略正在不断深化和实施。

 

《科学时报》:60年来,我国的海洋科技走过了怎样的发展历程?

 

孙松:我国对海洋的开发利用起步较晚。解放前我国在这方面基本是空白。我国海洋科技事业的60年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发展历程。

 

进入20世纪,世界各国纷纷把发展的目光转向海洋,制定海洋发展战略。1950年我国第一个海洋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成立,后来发展成为海洋生物研究所。20世纪50年代,时任中科院副院长裴丽生深感中国海洋科学事业原有基础薄弱,支持竺可桢的看法:对海洋生物研究以外的其他海洋研究领域要提供条件促使其加快发展。经过一番努力,于1959年将海洋生物研究所扩建为综合性的海洋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这是我国第一个专门从事海洋科技研究的综合性国立海洋研究机构。

 

在过去的60年中,我国海洋科技人员走出了一条奋斗之路,在海洋考察、海洋观测、海洋科学研究、海洋产业发展等方面,作出了一系列开创性、奠基性和前瞻性的成就,在国际海洋科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

 

从上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的全国海洋普查,为我国海洋科学的全面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随后开展了一系列的海洋基础调查,包括东海大陆架调查、中美长江口调查、西太平洋海气相互作用考察、南北极考察和深海矿产资源考察等,使我国的海洋考察事业逐步从近海走向大洋,海洋研究规模和深度不断提高,科技成果不断涌现。我国的海水养殖业发展迅速,成为世界上海水养殖水产品产量最高的国家,为我国海洋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但总的来说,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海洋科技发展非常落后,只是开展了一些基础性工作,科研实力和科研装备还比较落后。经过近60年的发展,我国的海洋科技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和迅猛发展,许多技术成果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中国海洋科研事业的60年,可以说是自主创新、艰苦奋斗的60年,从无到有,逐渐在世界上奠定了一定的地位。

 

《科学时报》:我国海洋科技发展现在面临的瓶颈有哪些?

 

孙松:面临的瓶颈问题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海洋技术的发展落后于海洋研究的需求。海洋研究离不开观测和实验,但目前所使用的设备和仪器大部分都是从国外购买,自主研发的少。海洋领域国际竞争非常激烈,很多方面都与国家权益、资源和国防建设有关,所以发达国家对我们的限制越来越多。另外,发达国家的海洋科研机构很多都具有设备研发的能力,而很多成果的取得与仪器设备的发展有很大相关性。我们一定要加强海洋装备技术的研发,这方面的任务还是非常艰巨的。

 

二是海洋观测。没有海洋观测,就不能认识海洋的规律。海洋观测在防灾减灾、认识规律、保护海洋方面尤为重要。我国正在建设海洋观测网络。这在其他国家也都非常重要。

 

三是海洋基础研究力量薄弱。现在许多科研人员都在进行有关利用的研究,不愿作基础研究。实际上,认识海洋基本规律需要我们从根本上做长时期、艰苦卓绝的工作。现在,我们海洋研究所就提倡应站在海洋科学的最前沿、解决海洋科学最基本的问题,而不能别人做什么我们就跟着做什么。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发展战略和思路,从根本上解决我国海洋科技所面临的问题。

 

四是数据资料共享的问题。现在用国家的钱获得的观测资料不能达到真正的共享,部门封锁现象仍十分严重。所以说,大型设备的共享、数据资料的共享以及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十分重要。我们建议国家能从真正意义上成立国家海洋科技委员会,统一指导全国海洋科技发展,打破现有的部门所有制。

 

《科学时报》:你认为下一步我国的海洋科技应确立怎样的发展方向?

 

孙松:第一,要瞄准国家需求中的重大科学问题,服务国家战略目标。比如环境安全、生物资源的综合探察和开发。我们要探索、发现海洋中的奥秘和规律,并且将这些成果应用到海洋开发和保护中。

 

第二,重大科学发现要符合国家利益、国家目标,根据国家对海洋科学的需求进行相应的战略部署和调整。发现科学规律、探索科学奥秘,才能作出合理的规划与部署,这是对国家很大的贡献。

 

第三,维护海洋的健康。维护海洋生态系统健康,可持续利用海洋资源、促进和谐发展,这些问题听起来老生常谈,但要有基本的科学支撑,这需要我们既要对重大的科学发现进行研究,又要有关键技术的突破。

 

第四,中国在海洋、环境、资源等问题上有自己的特色,国家需求、社会经济的发展对于海洋问题的解决有很大的推动作用,这本身也是国际前沿的问题。因此,中国不应该跟着国外跑,看到国际上有什么计划,我们就也有什么计划。在相当一部分领域和方面,发达国家确实比我们先进,应该向他们学习。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问题、自己的国情,我们应把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放在首要位置。

 

新的形势下,我国的海洋科研事业面临重大的挑战和发展机遇,海洋科学研究也必须服务于从近海走向大洋、从浅海走向深海的国家海洋战略;在保持、发展近海已有优势的基础上,重点加强交叉集成研究,取得系统性、有影响力的成果;以大科学工程建设为契机,充分发挥多学科交叉优势,推动大洋和深海的研究部署。

 

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海洋是最有前途的。我们期望建立自己的观测系统,综合利用海洋资源。

 

我相信中国的海洋科技最终会有重大突破,未来几年将有新的系统成果亮相世界!

所属类别: [海洋魅力之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孙松 

  • 关 键 字:
  • 分 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