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海洋科教 -> [海洋魅力之星] -> 访麦康森院士:卓然于世 平凡于心

访麦康森院士:卓然于世 平凡于心

作者:廖洋来源:科学时报 日期:2014年3月24日 14:21
作者:廖洋 郑玉冰 安杰 路越 来源:科学时报

他,曾在短短几年间,运用“第一生产力”从鱼塘中“捞”出几百亿元的经济效益;他,曾毅然作出“辞大学校长、做‘长江学者’”的重要抉择;他,曾在2007年中国水产学会学术年会上准确预言三聚氰胺添加剂问题……他就是刚刚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中国海洋大学教授麦康森。

麦康森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和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创新团队带头人,曾任中国海洋大学副校长。现任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院长,兼任“十五”国家“863”计划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和中国水产动物营养研究会主任委员、中国水产学会常务理事、国际鲍鱼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水产动物营养与饲料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水产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等职。近日,麦康森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道出了自己求学、执教、科研经历以及获选院士的感受。

求学——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出生在广东省化州市一个农民家庭的麦康森,在言语中仍透露着家乡的气息。30年前,麦康森千里迢迢来到了青岛求学,选择了看似又脏又累的“摸鱼抓虾”的专业。

选择青岛,就等于选择了远方。母亲并不知道青岛离家有多远,只一句“毕业以后再回来”将儿子送上了北上的列车。大学四年麦康森只回过一次家。图书馆的浩瀚书海淹没了思乡的惆怅,实验室的鱼、虾带来了最初的研究乐趣。在海洋大学攻下学士和硕士学位后,麦康森谢绝了恩师的挽留,兑现了对母亲的允诺,毕业后回到家乡任教。

然而,前进的步伐并未就此停留。1990年,麦康森所在的湛江水产学院获得了一个国家公派出国进修的名额,一直忙于教学的麦康森凭借出色的英语能力获得了远赴爱尔兰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谈及出国经历,麦康森以他的儿子为例这样说道:“当我儿子报考大学时,我有三个原则:不报海大,不留山东,不去广东。并不是说这些地方不好,而是作为中国人,我们要用行动验证中国的一句古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当你走出国门,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的时候,你看问题的视野和角度才会不一样。这些比书本知识来得更直接。”

在麦康森看来,科学没有贵贱之分。麦康森说:“科学都是探索未知,探索科学的规律。研究高能物理是科学,研究水产养殖技术也是科学。如今,载人飞船都上天了,而鳗鲡人工繁殖的难题经全世界科学家数十年的努力至今未解。当你真正认识、喜欢你所研究的,你会以一种很平和的心态面对它。”的确,在很多人看来很苦很累的水产养殖专业,在麦康森看来却是一种乐趣。从对虾到鲍鱼,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麦康森从小小的鱼塘里“捞”出了数百亿元的经济效益。

科研—— “我喜欢挑战”

有人说,科学研究是没有止境的。在这条没有尽头的道路上,麦康森走得那么坦然和踏实。研究鱼虾蟹贝的营养,是为了给全人类提供更丰富的营养。当问及为什么选择当时无人问津的以鲍鱼为主题的贝类营养研究时,麦康森坦言,这都是根据实际情况决定的。“我在国内作的是对虾的营养研究,出国后对虾很少,而当时爱尔兰的鲍鱼又都是从法国、日本引进的,实验室里也有养殖。种种机缘巧合,促使我抓住这个机遇,弥补比较动物营养学中的薄弱环节。”麦康森说。

虽是冷门,但也是机遇。然而,这样的机遇也伴随着无法预料的挑战。面对科学研究中的种种困难,麦康森从未惧怕过。“科学研究的乐趣就在挑战困难,解决困难。不少学生为了荣誉和学位找容易的课题做,而真正对科学感兴趣的人就是研究难题的。”说到这里,麦康森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是个喜欢挑战的人,有比赛的运动我才喜欢。”

这不仅是一位喜欢挑战的科学家,更是一位充满良知的科学家。

2007年11月,在中国水产学会学术年会上,麦康森曾预言:“国内的水产饲料和其他动物饲料都可能存在添加三聚氰胺的问题,包括奶粉。”2008年9月,问题奶粉事件震惊全国。问及这件事时,麦康森很淡定:“其实那不算什么预言,只是逻辑的推测。科学精神和科学良知促使我陈述事实。当危害老百姓安全的时候不站出来发言,那何时站出来呢?”

这不仅是一位喜欢挑战的科学家,更是一位脚踏实地的科学家。

对于如今大学生考研热,麦康森有他的观点:“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作科学研究。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选择要切合实际,权衡自身条件再作出决定。海洋大学不仅要培养科学家,也要成就优秀的政治家和企业家。成功的路径很多,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教学—— “创新需要多样性”

回想起当初研究生面试的情景,麦康森的学生刘康感慨道:“麦老师总能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对你进行考核。他曾出过这样一道题,‘请想出一道只有你自己知道答案的题目’。他不仅仅注重你的实验技能,更注重你的思维能力,他会出一些智力开发的问题进行提问。”

关于教学,麦康森有他独特的理念:扎实但更注重创新,严谨而不失灵活。说起创新,麦康森侃侃而谈:“我们是个聪明的民族,但环顾四周,有多少东西是中国人发明的?太少了。我们日常使用的电视、电话、电脑、空调、自行车、打火机,甚至小图钉都不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是什么阻碍着我们?文化氛围。‘枪打出头鸟’文化、‘官本位’文化、榜样文化——这就是中国千人一面的教育模式。我们从不为自己与众不同的思想感到快乐。有的学生得出实验结果后总急着去对比文献,企图得到相关印证,却害怕得到的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新结果。这种思维太可怕了!另外,创新是创业的重要因素,企业的运营不可能再去模仿别人。”创新,一个全民倡导的话题,在麦康森眼中被赋予了更高的标准。科研前进的步伐需要创新。

麦康森还创办了“海之缘”俱乐部。这是一个交流的平台,每两年举办一次的交流会好比一个家庭聚会,那些麦康森门下已经毕业的学生回到母校,向师弟师妹们传授成功经验,交流失败的教训,可以帮助师弟师妹更好地共享信息、规划人生。

麦康森告诉记者:“今年,我访问过美国密歇根大学,看到他们的走廊内展示着一张张毕业生的集体照片,最久远的一张可追溯到19世纪70年代。在欧洲,各高校也很注重此方面工作。通常,很多毕业生离校久了对学校的感情就淡了,校友间的交流也愈加减少。实际上,学校培育了他们,他们就与母校结下永久的情愫。将自己的社会心得与师弟师妹们分享,这是一种资源共享,会帮助后生少走弯路。另外,我们可以了解到他们目前的发展,他们的成功与否也是对我们研究生培养的一种有效评估,有利于改进我们的培养方法。”

由缘相聚,共叙此情。“海之缘”俱乐部的创立让各届学子大为受益。麦康森的学生谢奉军说:“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弟,踏入社会的师兄师姐会将他们的心得体会毫无保留地讲给我们听。”

近年来,麦康森的职务越来越多,责任也越来越大。水产界学术性会议、各种政府会议以及学术期刊审稿等事务令他忙得不可开交,课题与学生也逐渐增多。谢奉军说:“初进麦老师实验室时,我就住在里面。有时晚上会看文献到凌晨两三点,每次离开时都会看到麦老师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但第二天早上,家离实验室十多公里的他会很早就赶回到实验室。有次麦老师带我们去杭州开会,会议结束后他毅然放弃游山玩水的机会,马上返回实验室。”

麦康森做事低调,为人随和,对待学生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刘康告诉记者:“他会将有教育意义的东西拿给我们看,甚至是他与儿子交流的内容。”

这个冬天甲流盛行,麦康森为大家准备了预防药品。出国返校后的他会自我隔离,拒绝与人近距离交流。他带的学生每年都会外出做实验,其间,倘若麦康森会去当地出差,时间允许的话,他必会看望他们,了解他们的项目与生活状况,有时还会下厨为同学们做饭。

生活—— “其实我很平凡”

办公室内,几株盆栽翠绿娇嫩;桌上,几支鲜艳的康乃馨让空气中盈满淡淡馨香。谈及室内摆设时,麦康森面带微笑:“这都是学生布置的,他们总会变着花样将走廊内的花摆进来。”闲暇之余,散步、游泳、打球是他喜欢的健身运动。麦康森的学生周慧慧笑着告诉记者:“麦老师偶尔也会被学生拽去K歌、打球,他粤语歌唱得很好。”

千年文化、碧海蓝天、宜人气候,这座魅力城市的地理人文条件也是他选择重返青岛的因素。

乡土情结,是魂牵梦绕的思恋。展翅高飞的背后,是慈母含辛茹苦的养育。对于母亲,麦康森说:“常回去看她,让她更开心一点。我每年都会回家过年。”定居青岛的麦康森每年要回老家三四次,探望远在广东的母亲。千里之外,辽阔的空间只会让亲情更加真切。工作再繁重,麦康森对家的重视一丝未减,每天都会陪家人吃晚饭,之后再赶回实验室继续工作。

身份—— “当院士不是终点”

就像很多平凡人一样,麦康森也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然而,麦康森的身份不仅仅只是儿子和父亲那样简单。院长、导师、科学家、全国人大代表……就在不久以前,麦康森还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谈及当选院士的感受时,麦康森幽默地说:“院士是个崇高的荣誉,但只是个荣誉而已,是对我过去工作的肯定。院士不是终点。我一直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工作,我的工作不是目标,而是兴趣。”对于当选院士后是否会“歇歇”的问题,麦康森笑着说:“我不是圣人,说实在的,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为了自己的兴趣,我不会停下来,在简单休息一下后,我会重新上路。因为我的一个老师曾提醒过我,前面的路还很长,要站直了,别晃悠,所以我会继续努力下去。”

所属类别: [海洋魅力之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麦康森 长江学者 中国海洋大学 

  • 关 键 字:
  • 分 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