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精选推荐 -> 中国第一位南北两极都登上的科学家——赵进平

中国第一位南北两极都登上的科学家——赵进平

日期:2016年3月7日 14:14

 

1984年,他参加了中国首次南极科学考察,从此和极地科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5年,他作为7名队员之一参加了民间组织的中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的科学考察,靠滑雪抵达北极点。

 

1999年,他参加了中国政府组织的首次北极科学考察;迄今为止他先后15次前往北冰洋考察,掌握了丰富的极地考察经验。

 

他,就是中国第一位南北两极都登上的科学家——赵进平。

 

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位中国北极科学之路的开拓者,感悟他的科学与人生。

 

一.从机修车间走出来的大学生

  1954年的新中国,正处于新民主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重要阶段,党和国家正在积极推进以“一化三改”为主要内容的过渡时期总路线,而赵进平就出生在这一年的11月。

  他的老家在吉林省吉林市,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父亲是市属郊区的副区长,母亲是《江城日报》的记者,受家庭熏陶、父母影响,赵进平从小就养成了勤奋好学,追求上进的品质。

  赵进平的童年时期,过的无忧无虑,还算顺利。少年时期,适逢“文革”,举国上下都在搞运动,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已被打乱。所以,1971年赵进平初中毕业后就进入了吉林省机械厂当了一名机修工人。凭着自己头脑机敏、勤奋好学,他工作做的得心应手,深得同车间师兄弟的好评与喜爱。动荡的年代,能在工厂里谋得一个稳定的差事,对很多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对不满二十岁的赵进平来说,工厂的生活忙碌而又充实,倒也过的舒心,可内心深处始终涌动着一股对知识的渴望。

特殊的年代,总会有“特殊的机遇”。1974年厂里来了6个“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赵进平所在的机修车间分得1个翻砂铸造方向的名额,因为不是本专业,加上翻砂铸造的工作又脏又累,很多人都不愿意报名,整个车间就赵进平自己报名。全厂3000多名工人,初始报名者有200多人,厂领导经过认真评议研讨,觉得赵进平连翻砂铸造这样脏累的专业都肯报名,说明他是真心想读书,就把他排到了第7名作为候补。赵进平热爱读书、求学上进的精神虽然得到了厂领导和同事的认可,可是这候补第一的名次基本上宣告了他与大学无缘,赵进平也坦然的接受了这种结果,一如往常的从事着自己的工作。

人的一生往往含有戏剧性和偶然性,就在赵进平觉得自己上大学无望的时候,偏偏有两个人放弃了推荐入学的机会。一个冲压专业,一个物理专业,赵进平觉得冲压专业面太窄,就报了东北师范大学的物理系。

“工农兵大学生”本就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以培养技术人员为主要目的,学校也多侧重学生实践技能的培养,不太重视课堂理论知识的学习。所以,赵进平的大学生活基本上就是在下工厂、去农村、进部队之间不停的切换,直到1977年毕业。毕业后,赵进平留校工作,那一年正是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一年,由他担任物理系新生的班主任。

在东北师范大学工作的日子里,赵进平结了婚,组建了自己的家庭,生活过的虽平淡却也温馨。工作之余,赵进平就跟着学生一起上课,把自己大学期间落下的理论知识补上。随着知识体系的丰富与完善,赵进平那颗好学上进的心又活跃了起来。

.南下青岛,开启海洋求索之路

“文革”浩劫结束后国家的教育秩序逐步恢复正常,继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1978年政府组织了“文革”后的首届研究生招生考试,在东北师范大学工作的赵进平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高兴,他觉得自己一展身手的机会又来了。“考上考不上再说,至少可以试试。”回忆起当年决定报考研究生时的情景,赵进平依然很激动。

当班主任的日子里,赵进平不仅补上了物理专业学生所要学习的全部课程,而且还对《理论力学》、《高等数学》、《数理方程》三门课程情有独钟,研究的相当透彻。所以,在报考研究生的时候,他没有报考普通物理专业,而是瞄准了考这三门课程的学校。经过仔细甄别,全国只有上海交通大学和山东海洋学院考这三门课程,思考再三,赵进平觉得上海离家太远,自己的姥姥家在山东,对那里的风土人情相对熟悉,就于1980年报考了山东海洋学院物理海洋专业,从此与海洋结缘。

1980年之前,赵进平没有走出过吉林省,更别提见到大海了。这一年的9月,他乘车南下,来到了魂牵梦萦之地——青岛。办完报到手续赵进平就去了栈桥海边,望着这片承载着他儿时梦想的蓝色汪洋,他百感交集、浮想联翩,直到夜幕降临。

赵进平是“文革”后山东海洋学院招收的第二届研究生,当时全校只有9名研究生,其中,就读海洋学方向的有8名。赵进平跟随景振华教授从事海洋环流方面的研究,他因为没有海洋学方面的知识基础,学起来有些吃力。为了不被别人落下,他就去旁听本科生的课程,把自己欠缺的知识补回来。每一天,赵进平都忙忙碌碌,课程排的满满的,每周要听48学时的课程,因为学习太累,他一度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以致夜晚无法入眠,白天神情恍惚,无法继续学习。

赵进平读书的山东海洋学院校址即今天的中国海洋大学鱼山校区,距离中山公园步行也就10分钟的路程,可他初到学校的一年时间里,竟然一次也没去过。在好友的劝说与陪伴下,他去公园散步、放松身心、减轻压力,神经衰弱的毛病才渐渐好转。

回忆起在山东海洋学院读书期间的那些人、那些事,赵进平依然历历在目、感叹不已。当时海洋环境学院的教务员张永良知道赵进平学习刻苦,学业繁重,不仅要补修海洋学方向的课程,旁听数学系的课程,还要主修研究生的课程,就在安排研究生课程的时候,尽量照顾他,根据他的上课需求调整教学计划。“初到海大那会儿,他给予了我很多的帮助,虽然他现在退休了,但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赵进平说。

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山东海洋学院办学条件比较艰苦,冬天宿舍里没有暖气,夜晚更是冷的出奇,令人无法入睡。当时教室里有取暖用的煤炉,可是煤的供应量有限,白天上课都不够烧的。于是,赵进平就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在夜幕的掩护下,趁烧锅炉的老头熟睡之际,推上独轮车去开水房“偷煤”,偷上几车就够他们烧很多天。冬天的夜晚,同学们围坐在教室里取暖、谈心。那时的赵进平身材偏瘦,但热爱运动,尤爱长跑,且风雨无阻,每每暑假过后,运动场上都会长满杂草,在草丛中有一条窄窄的小路,就是他跑出来的。

  1980-1983年赵进平在山东海洋学院度过了充实而又忙碌的研究生时光。毕业后,赵进平留校任教,他一边给学生上课,一边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近海调查工作。“刚毕业那几年,我跟着侍茂崇老师搞海洋调查,几乎跑遍了整个渤海,我在船上的时间累计有3年之久。”回忆起自己当初参加工作时的干劲,赵进平自豪的说。令他更加自豪的是1984年参加了我国的首次南极科学考察,成为当时考察队中学历最高的考察队员。

  首次南极科学考察归来之后,他不仅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经验,也更加热爱自己的研究方向——物理海洋学。在搞好教学、科研的同时,他也不放过自我提升的机会。1986年,山东海洋学院设立了海洋学博士点,赵进平第二年就考取了本校的博士研究生,并在文圣常、陈宗镛、王景明三位教授的联合指导下顺利完成学业,于1990年毕业,获得了博士学位。

学有所成日,即是远行时。毕业后的赵进平,离开了自己的母校——青岛海洋大学(1988年山东海洋学院更名为青岛海洋大学),这所伴他生活学习了10年之久的知识家园。

三.在外漂泊十四载,重回母校执教鞭

在青岛海洋大学博士毕业后,赵进平去了同在青岛的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做博士后。十年磨一剑,进入新的工作单位之后,赵进平多年积累的知识和才华得以施展,再加上他的扎实肯干,积极进取,使得科研成果不断涌现,很快赢得了单位同事和行业专家的赞誉,成为海洋研究领域升起的一颗新星。回忆起在中科院海洋所的那段日子,赵进平依然自豪:“我是中科院海洋所招收的第二届博士后……当时依靠一台陈旧的电脑,我写出了13篇论文,结集成了一个论文集”。

就在大家对赵进平赞叹不止的时候,他又做了一件让国内外同行羡慕不已的事情。1995年他参加了中国民间首次北极科学考察,靠滑雪和狗拉雪橇到达了北极点。从第一次登上南极大陆,到抵达北极点,间隔了11年,也正是这11年的坚持不懈与辛勤付出,让他成为中国第一个南北两极都登上的科学家。多年来,这一荣耀一直伴随他左右,甚至成为了一张特殊的名片。

鉴于赵进平在海洋科研领域取得的突出业绩,他博士后出站时从中级职称直接晋升为正教授,并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副所长。

人的一生是曲折多变的,赵进平也不例外。1999年,赵进平毅然离开了他奋斗了8年的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赵进平说,时至今天他还是很喜欢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工作环境,那儿有很好的科研氛围,适合人安心搞研究、做学问。

在中国科学院院士苏纪兰的引荐下,赵进平去了位于杭州的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在那里又工作了两年半的时间。其间,他担任了国家863计划“海洋监测技术主题”专家组组长,并为国家高技术的发展倾注了7年的心血。

2002年,在中国工程院院士袁业立的邀请下,身为东北人的赵进平“逃离”了酷暑难耐的杭州,回到自己温暖的家——青岛,进入了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在这里又工作了三年半的时间。在一所工作期间,因赵进平担任国家863计划“海洋监测技术主题”专家组组长,经常与中国海洋大学的专家学者在一起合作交流,这让时任中国海洋大学校长管华诗、海洋环境学院院长徐天真萌生了“人才引进”的想法,最终在徐天真院长的多次真诚邀约之后,2005年,在外漂泊14年之后,赵进平重新回到了他学习、工作过的中国海洋大学。赵进平说,虽然自己在外工作了14年,但是一直从未间断和海大的联系,心里一直装着母校。在学校读书工作期间,与老师、同事相处都很融洽,彼此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重回母校,并没有生疏感。

时至今天,赵进平重回中国海洋大学已经11年了。当记者问他11年来在海大的工作是否顺心的时候,他笑着说:“管华诗校长、吴德星校长、于志刚校长都很支持我的工作,放手让我自己去干。2007年学校与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共建了极地海洋过程与全球海洋变化重点实验室,我们组建了自己的科研团队,截至目前已经发表了100余篇高质量的论文……总的来说,我们的极地研究发展势头良好,但这是一个‘长跑’项目,我们正在赶路,贵在毅力和顽强。”

四.爱南极,更爱北极

赵进平是我国第一位南北两极都登上的科学家,极地是他的科研对象和努力方向,当记者问他南北两极更偏爱哪一极时,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1984年跟随中国首次南极考察队去南极是自己第一次去南极,也是唯一的一次去南极,迄今为止北极却去过15次。不言自明,他更钟爱北极。尽管如此,他依然难忘这唯一一次南极之行中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1984年国家海洋局筹备第一次南极科学考察时,缺少一台用以探测海水温度、盐度、深度的温盐深仪(CTD),当时全中国只有三台,但另外两台不能外借,只好向山东海洋学院求助,并答应给3个赴南极科考的名额。经过自愿报名和选拔,赵进平、张玉琳和李福荣3名海大科研人员登上了开往南极的“向阳红10”号远洋科学考察船。首次南极考察之后,海大连续多年没有拿到南极考察名额,赵进平眷恋南极的心灵之火因无处燃烧而渐趋熄灭。

直到1995年去了北极,晶莹的冰川、笨拙的北极熊、神秘的爱斯基摩人、曼妙的极光……北极的世界神秘如昔,唤起了赵进平对极地的向往和深情,于是那片海域就成为了伴其一生的研究方向。

在常人看来,北极是酷寒之地,在那种地方搞科研,除了单调、枯燥,就是危险,没啥乐趣可言,赵进平却不以为然。他笑着说:“除了完成科研任务,获得准确的科学数据以外,这里面还有很多值得珍藏和回忆的美好经历。”从1995年中国民间首次北极科学考察的“民间”二字的释义,到北极熊偷喝考察队的啤酒醉态百出,再到北极考察的险象环生,又到“雪龙号”为何不能开到北纬90度……赵进平讲的津津有味,丝毫没有单调枯燥可言。

当谈起北极研究的意义何在时,赵进平立刻严肃起来,“意义大着呢。”他说,因为人类社会的主体在北半球,气候的变化、大气质量和环境因子在很大程度上受北极的影响和控制。对中国来说,北极的意义就更大了。中国是北半球的大国,中国气候的变化与大气要素,都与北极息息相关。例如,2011年山东省遭遇50 年一遇干旱,连续121天没下雨,这与2010年夏季北极冰融化的太快,影响中国气候系统有关。我们的工作就是找出两者之间的联系,总结出规律,及时地发出预警信息。此外,北极还有政治、军事、资源、科学等价值。所以说,北极研究有重要的社会价值。

五.北极科学路上追梦人

作为我国专门从事北极海洋研究的科学家,赵进平数十年如一日,致力于北极的考察和研究,为我国北极海洋科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984年,赵进平作为首次南极考察队员参加了南大洋的考察,从此和极地科学结下了不解之缘。1995年,他作为7名队员之一参加了民间组织的我国首次远征北极点的科学考察,靠滑雪到达北极点。1999年,他参加了国家组织的中国首次北极科学考察。此后,他还参加了200320082010年的北极考察。他的团队还参加了12个国际合作北极考察航次。此外,他还组织了中国海洋大学的4次北极考察,这也是我国前往北极最多的单位。他本人迄今15次前往北冰洋考察,具备了丰富的极地考察经验。

在中国的北极科学研究中,赵进平开展了多项开拓性工作。2006年起,他实施了我国首次海洋和海冰观测,并一直持续至今,共进行了14个航次的光学观测,获得了世界上最丰富的北极光学数据。2007年,他参加了加拿大冬季北极考察航次,首次开展了海冰侧向光衰减观测和研究。2010年,他通过国际合作,租用加拿大的飞机前往北极多年冰冰面考察,在号称“加拿大数据空洞”的海域取得了物理海洋学数据。2014年,他倡导并组织了北极海雾光学剖面观测,靠大型气球携带光学仪器探测海雾,是世界上靠光学手段考察海雾的首次尝试。2010年开始,他组织开发了超长寿命漂流浮标,平均寿命达到2.2年。鉴于北欧海对我国气候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他于2012年在北欧海布放了首套海气耦合浮标,在极其恶劣的海况中断续工作了3年,获取了该海域独一无二的海气耦合数据。20142015年他连续组织了两次北欧海考察,为研究北极变化对我国气候的影响做出了巨大努力。2015年,他历经两年的努力,开发完成了我国拥有全部自主知识产权的冰基海洋剖面浮标,使我国的北极考察从夏季考察进入全年考察的新阶段,该浮标系统也成为我国在国外有竞争力的高技术产品。随着布放在北极的自动观测仪器越来越多,在中国海洋大学的支持下,赵进平创建了国内首个北极实时观测中心,推动整个团队利用实时数据开展研究,为国内外用户分发数据,为未来北极观测网建设的数据管理和应用奠定了基础。

在北极考察的基础上,赵进平带领他的团队专业开展北极研究,在海洋、海冰和大气各个领域取得丰硕的成果。他成功地观测到光在海冰中的侧向衰减,获取了冬季和夏季海冰中光的侧向衰减系数,认识到侧向衰减引起的能量消耗。他通过观测数据直接计算了海冰吸收的太阳辐射能,定量获取了北极中央区的能量收支。他将温盐深数据与光学数据相结合辨识水团,丰富了对水团和环流的认识。他发展的一系列海冰光学观测手段成为海冰、积雪、融池研究的重要数据源,推动了相关研究的发展。他发现了以北欧海为中心的海域气压场与北极涛动指数密切相关,首次提出了北极涛动核心区的概念。他研究了北极涛动的空间变化,并第一次提出了北极涛动空间变化指数。他的长期努力解决了一系列北极科学问题,为认识北极、探索北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过去8年,赵进平主持并领导了2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还获得了1973项目的支持,同时获得了极地办南北极考察专项的支持。在这些项目的支持下,他和团队成员先后多次参加了国家的北极考察和国际合作北极考察,在北极物理海洋学、海冰物理学、海洋和海冰光学、北极气候变化等研究领域取得重要进展,并在冰海耦合数值模拟、卫星遥感等方面发展了相关的技术和应用,为北极科学的整体性布局,推动对未知区域和现象的考察奠定了基础。在10年的时间里,赵进平带领他的团队撰写了100余篇高质量的论文,有些论文在JGRJPOJRLDeep Sea ResearchTellus等国际一流期刊发表。

赵进平还积极推动北极领域的国际合作,为中国北极科学研究与国际接轨付出了不少汗水。他由此当选为国际北极科学委员会下辖的北冰洋科学理事会AOSB)副主席,是第一个由欧美以外的人担任的职务。近年来,作为中方代表他积极参与了多个国际合作项目和计划,担任国际北极变化研究计划中国秘书处秘书长。并与美国、加拿大、挪威、韩国的极地研究机构有长期的合作,建立了通畅的国际合作渠道和良好的国际信誉。

赵进平不仅身体力行参加北极的考察和研究,而且从国家的战略高度思考我国北极科学的长远发展,在极地办和科技部的支持下,对我国的北极科技发展战略、北极观测网建设、北极西北航道的发展战略、维护和拓展北极科考权等方面做了系统的研究,撰写了4篇极地战略研究报告,发表了多篇科学与管理相结合的研究论文。赵进平还作为北极专家参加国家海洋科学领域“十三五”规划的制定,为繁荣我国极地科学做出了无私的奉献。

六.“不务正业”,科学家的科普之路与人文情怀

这是19998月的一个寻常的夜晚,在远离祖国大陆的北极酷寒之地,忙碌了一整天的科考队员们,早已进入了梦乡。赵进平却丝毫没有睡意,正聚精会神地在“雪龙”船的工作室里记录着一天的发现和收获,并以科普文章的形式发布到网上,供大家阅读。自1995年第一次踏上北极,撰写了《北极,令人迷恋的梦境》系列文章之后,赵进平就喜欢上了这一在他人看来“不务正业”的行当,时间长了,甚至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赵进平认为自己作为一名科学家,有责任,也有义务把自己看到的、了解到的北极风光和科学知识告诉公众,特别是没有机会亲临北极的广大青少年,从而唤起他们的好奇心,培养他们的科学兴趣,激发他们产生探索极地和海洋的理想信念。

赵进平先后参与编写了《情系北冰洋》、《壮美极地》等科普读物,前者凝聚了作者在其三次北极科学考察经历中的感受,表达了人类认识自然、研究自然、战胜自然的意志和决心,展现了我国科学家的拼博精神和英雄气概,对年轻的读者有很强的震撼和启迪。后者是赵进平参与指导下,由两位学生完成的,这本书给未曾亲临极地,又想了解极地的人描绘了一幅壮美画卷。通过阅读让人们了解到极地的崭新印象,生发出对极地的美好祈盼,令人更加热爱极地,号召大家携手共同守卫这片梦幻之地。此外,赵进平每年都多次到中小学做关于极地的报告,并由此唤起广大青少年对极地的梦想和企望。

作为一名理科出身的科学家,赵进平在繁忙的科研工作之中还能抽出精力普及极地科学知识,这种精神着实令人钦佩,然而更令人钦佩的还有他那娴熟的文字驾驭能力和富有文采优美流畅的行文格式。关于这一点,1999年参与北极科考新闻报道的《人民日报》记者任建民在文章里曾赞叹不已:“他的科普文章写得神采飞扬,令我们这些以文为生的人有时候也自叹弗如。”

 

 

关于这一点,赵进平说是两个方面的原因造就的:一是“文革”期间,父亲被打成“走资派”,家里的书籍也未能幸免于难,母亲选了一部分经典书籍埋藏于地下,得以保留。后来,赵进平就通过阅读这些经典名著,培养了对文字的敏感性,并喜欢上了写作。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躲避各路记者。在1999年国家组织的首次北极科考中,随行的有来自国内不同媒体的20多位新闻工作者,接受他们每一次采访都要花费很长时间,科考任务繁重的赵进平只能牺牲科研和休息时间应对。注意到各家媒体的采访内容接近,赵进平就想了一个主意,每天吃饭的时候,在餐厅询问各位记者都想了解什么内容,回去之后就把他们关心的内容写成文字稿发布到局域网上,供大家共享下载,从此,他的世界安宁了,而且也养成了撰写极地科普文章的好习惯。从那时起,透过他的心,借助他的手,不断为中国青少年书写着极地的神奇与壮美,并造福于中国极地研究的未来。

七.爱家,爱生活

人们常说家庭与事业两难全,可赵进平却觉得两者应该并重,只是有时候分工不同罢了。他说:“婚前可能彼此都有自己的事业,但成家后还是会形成一种平衡和分工。当家庭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会全身心地投入。”

赵进平1979年结婚。第二年就从东北师范大学工作岗位上考取了山东海洋学院的研究生,当时妻子刘世文已怀孕8个月,独自住在长春家中,还要挺着大肚子上班,但依然支持他去读研究生的决定。108日接到孩子出生的消息后,赵进平匆忙坐火车赶回吉林老家,帮着照看孩子,洗洗尿布。直到1986妻子才调到学校工作,从此结束了两地分居的日子。

“在事业面前,家庭生活也不见得是一种担子和牺牲,还是家庭成员之间一种自然而又默契的分工,她能做而且做的很好,我就不用操心,我专心做我的科研就是了。”赵进平说。

赵进平介绍,如今妻子已经退休,家里的事情依然是以她为主,他安心搞自己的极地研究,但需要他的时候,他也会积极的参与。

八.儒雅中展露谦和之美

赵进平给人的印象始终是温文尔雅,特别谦和,说话的声音不高不低,听起来特别舒服,全身散发着中国知识分子的儒雅气质。关于这一点,《人民日报》记者任建民这样描述他:“一副中国标准知识分子样,身材偏瘦,衣着整齐,模样白静,不爱说话。”

谈起自己待人接物的性格,赵进平说,自己本身就是工人出身,后来在海大工作期间,经常租船出海和渔民打交道,他们都很朴实,尊重他人,日久天长自己也形成了这种性格。

赵进平具有较强的合作精神,能够与各类人员很好地合作。他尊重老同志,并乐于同年轻同志一道工作,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与支持。他说,组建科研团队,寻找合作伙伴他有自己的标准,太自私的人不能要,这种人迟早会和他人产生矛盾。目前的团队成员都很大气,经常替别人着想。关于这一点,赵进平在要求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据曾跟随他读书,现已参加工作的青年教师李涛介绍,每次去北极考察,赵老师都亲力亲为,冲在最前面,有时不能确定浮冰的厚度能否承载科研人员和实验仪器,赵进平总是身先士卒,第一个跳上冰站,担当“探路者”的角色。

赵进平重回中国海洋大学已经11年了,11年里他培养了20余名研究生。他说,有的学生毕业后干得还不错,且已成长为本单位的骨干,这让他很欣慰。但也有让他感到遗憾的地方,有的学生毕业后却没能继续从事这一专业。在平时的教学中他会积极寻找机会、创造条件,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引导他们热爱海洋、关心海洋,希望他们把海洋研究或者极地研究当作自己钟爱一生的事业来做。每年夏天,如果没有特定的科研安排,赵进平都会搞一个暑期班,地点多选在幽静、凉爽的地方,给学生们提供一个集中交流学习的机会。

谈起自己的老师,同学们说的更多的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们觉得赵进平为人和蔼可亲,在学习、科研、生活上都给予他们很多的支持和关心。平时对他们的教育也是以正面激励为主,从来没有批评和指责。跟赵老师学习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九.用心书写湛蓝人生

已过花甲之年的赵进平,每天依然不得闲,始终带领他的团队为中国北极科考争分夺秒。如果真的到了退休的那一天,对于这样一位与极地打了几十年交道的科学家来说,他能闲得住吗?他能放得下自己朝夕相处的极地科研事业吗?

他的回答令人惊讶,“等我退休了,我就把极地研究的工作都交出去,让年轻人去做。我专心写我的海洋科普、科学幻想类文章,给广大青少年以启迪,唤起大家对海洋和极地的好奇之心与热爱之情。”

赵进平是我国北极科学之路的开拓者、北极科学考察的践行者、北极科学发展的谋划者和北极高层次年轻人才的培养者,为我国北极科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回顾赵进平的学术成长之路,坚定执着和勇于冒险是他的特色,这也正是成为极地科学家不可或缺的品格。年至花甲的赵进平冒险之心毫未减退,而是筹划着人生新的转折点。希望他的勇于进取之心和对科学的钟爱之情能够感染一代代极地科学爱好者,并永存于中国极地事业钟灵毓秀的长卷之中。

所属类别: 精选推荐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 关 键 字:
  • 分 类:
  •